文章内容

丑牛:党姓啥?——党庆百年,谁与评说(之二)

丑牛 2020-09-17 来源:乌有之乡

“毛泽东热”不正在一浪高过一浪么!网络上不是通红一片么!人民要求我们党站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镜子前,照一照自己

党姓啥?

——党庆百年,谁与评说(之二)

作者:丑牛(2020年9月16日星期三)

  党庆百年的最后两年,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同志宣称:世界正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首当其冲的是中美两国关係的风云突变,由“中美国”的南柯一梦,到蓬佩奥的要推翻中共“党国制”的真正噩梦。中国三位顶级的外交官——外事办公室主任楊洁箎、外交部长王毅、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陆续发表言论,要坚定不移地维护和稳定中美关系,这是对美国人“狂躁”的“冷静”,更是对中国人要求“反制”的“安抚”,准党报《环球时报》的评论员文章更奧妙,要美国人不要误解:中国共产党不同于苏联共产党。这话叫人怎么理解?一、中国共产党本就不是苏联共产党,这正像河南曲子唱的“红萝卜、白萝卜不是大葱”一样的废话;二、如今的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不沾边,苏联共产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已经消亡,中国共产党的一些领导人当时还是小娃;三、苏联共产党最后几位领导人和美国人的关系比如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同美国人的关系要亲密得多。苏联最后一位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上任后,带着他的《新思维》访美,沿途美国人对他欢呼:“戈比!戈比”(戈氏的昵称)还有人欢呼“阿美利卡,阿美利卡"(戈氏戏称,他额头上的胎印,有些像美洲的地图)。戈尔巴乔夫理葬了苏联,再到美国访问,美国人恨不能授予他一枚美利坚的大勋章哩。美国的领导人,从来没有人误解过中国共产党跟苏联共产党一致,他们怕的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时期的共产党一致,他们怕的是毛泽东的共产党的归来。这从蓬佩奥发表反共宣言所选择的时间、地点可以看出来,他选择的时间是尼克松访华的时间,他选择的地点是尼克松图书馆,他想说的是美国人想诱导中国共产党却反被中国共产党诱导,他误解的是今日之共产党和毛泽东时期的共产党大有区别,毛泽东时期的共产党是“继续革命”,今日的共产党是“改革开放”。

  不少的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对“中美国”夫妻梦的破灭迷惑不解,他们深深地惋息:“怎么也没有料想到,中美关系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民间與论却一致回答:“首先要认识清楚:“我是谁?”

  在毛泽东时代,很明确:共产党是由无产阶级先进份子所组成,它是领导人民群众对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先锋队组织,在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前夕,毛泽东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写了一篇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说中国共产党从成立到最终是要消灭阶级。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毛主席号召全党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他与几个秀才一起读,他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民主?民主是劳动者能直接管理上层建筑,因此一批工人、农民直接进入党和国家的领导机关。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又进一步阐明,共产党的领导是代表工人阶级,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

  共产党的党性寓于阶级性。

  毛主席去世后,邓小平同志逐步地接管了中国共产党,他一上台,就提出了一个方针:“结束阶级斗争为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接着又提出了一个论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由这个论断延伸,“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组成部份”出台了,尽管所有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都不会接受这种阶级划分,在古今中外所有社会里,知识份子都只是一个社会阶层,“士为知己者用”,他们大多数是为统治阶级服务,新中国建立不久,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尚在成长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界限还未消失,怎么能说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组成部分呢?在后来的“南巡”讲话中,人们看明白了,他这样作是要模糊人们的阶级意识,否定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否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开辟出他创立的“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这个对资本主义开放的新时代,立即在中国刮起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两任总书记都以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下台”。空降了一位总书记来接任。“南巡”途中他不放心,到了武汉,他对湖北省委书记说:“告诉北京,不搞改革开放就下课”,总书记哪敢怠慢,立即高举“邓小平理论”的旗帜,高喊“旗帜就是方向!”“旗帜就是路线!”邓小平去世后,他创立了“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说共产党代表了先进生产力,代表了先进文化,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

  为了讲明“三个代表”是谁,总书记在2001年6月26日向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委员批了一份文件,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给中央的报告,文件中对“三个代表”的解说,很直白:“江主席把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要求置于‘三个代表’之首,绝非偶然,生产力是决定性因素,只有代表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才能真正代表先进文化发展方向和多数人的利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一是掌握先进科技的知识分子,二是具有现代管理经验、组织能力和经营手段的企业家和中高层管理人”。

  “事实证明,当今时代,任何一个政党要想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主导作用,都必须争取和团结中等收入阶层,代表他们的利益和愿望”。

  “三个代表”是谁?这三段话讲的很坦率,一个是掌握先进科技的知识分子,一个是有现代管理经验的企业家,一个是中产阶级。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提出后,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汹涌而来,2006年国务院委托前国家发改委主任高尚全召开一个改革开放未来走向的座谈会,因为这个会议是在国务院西山会所开的,称之为“新西山会议”。这个座谈会的《会议纪要》一泄出后,引起全社会舆论哗然,座谈会上,嘲弄共产党是个非法组织,中国未来的改革走向就是台湾模式。自称囊括了国务院、党中央退下来的部级领导干部的《炎黄春秋》派立即组团到香港,举起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发传单、开记者会、演讲会,要在中国大陆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并公开威胁党和政府:我们都是党和政府的大官员他们不敢动我们。是啊:《炎黄春秋》派的掌门人是原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社长是原国家出版总署的署长,还有军队里的大将军。

  过了两年,2008年,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向前发展,西方的“普世价值”迎面而来,当年的元旦,北方的《炎黄春秋》派和改革领头羊的南方报系,在元旦贺辞中,祝愿“普世价值”的来临,接着百多位党内外知名公知、大V联署的《零八X章》问世,大人物在中央各种会上演说,要对中国的政治体制进行改革,在他缷任前的最后一次人大会见中外记者会上说:“普世价值不是西方独有,在我任上要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而奋斗,至死方休”。我听了,很是纳闷,这位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大官为什么要追求西方的普世价值呢?

  面对共产党内的这一乱象,习近平同志甫一上台,在会见中外记者时,张口就念了毛主席的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接下来,差不多每次讲话都念毛主席语录,人们争相传告:“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又回来了!”我也欣然写了一篇网文:——《似曾相识燕归来》 重抄一段,表明当时的心境:

  “新的党中央领导人一上台,似一场春风拂面,新的作风,新的会风,新的文风,新的话语,让人耳目一新”。

  特别在他就任总书记的当场,在与中外记者见面时,就以毛主席的诗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而亮相,往后,几乎每次讲话,都用毛主席的话语来阐述,比如“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等等。最近,在政协茶话会上,他竟脱口而出背诵了一首毛主席诗词:“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他一直强调党的领导,也是用毛主席的话语: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党领导一切”要有一个重要条件,即党是正确的。共产党怎样才算正确?“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赫鲁晓夫当了苏联共产党的第一书记,大反马克思主义者的斯大林,结果是毁了苏联,毁了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如果不清算王明的教条主义,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就不可能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如果任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在党内横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果也将毁于一旦。(现在已经毁灭的不少了)。资本主义会在中国全面复辟,这里举一个例子:

  2015年,习近平同志视察北京一些党政机关,他所到之处,就提出“姓党”的问题。他在中央党校视察,对他们说“党校姓党”。中央党校不姓党姓什么?可到当年的夏季开学,该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对各地党校讲党建的教师授课,他讲义的题目是《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讲义近四万言,从头到尾都是攻击党的,说共产党一开始成立就是个非法组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就是个舶来品,骂共产党成立后,不该搞暴力革命,说政党应该是大众和“公权力”(国家政府)之间的联系纽带。你怎么胡弄大众来推翻它呢?骂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骂共产党领导人民搞社会主义革命和经济建设,是把意识形态强加于人民,因此,你把人们胡弄起来坐了天下后,就应该“还政于民”,怎么搞起一党专政来了呢,你的地位是“执政”不是“专政”。怎样“执政”,就是要把“共产党由革命党转换成领导市场经济的党”。怎么算领导市场经济的党?“它不再由执政党和政府去规定人们做什么?而是人们根据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自主地决定做什么!”

  这不是美国前总统里根和英国前首相撤切尔夫人典型的新自由主义么,怎么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建纲领,这不是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么!这不是要亡党亡国么!这是“党校要姓党么!完完全全的“党校姓资”!尽管在民间网络上把王长江批的斯文扫地,可校党委却一直为他站台洗地,管中央党校的中央,始终保持沉默,何故?王长江的论点许多和中央保持一致。比如,他的命题《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早就出现在十六大的政治报告中,他的不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在新时代、新思想中普遍流传,因此姓不姓党的根子在“党姓啥?”党姓修,下面不修也得修。党姓马,下面都得来真马。

  习近平同志去年说:世界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毛主席生前早己料到,1955年10月11日,他在七届中央扩大的六次会议上讲道:

  “在五十年到七十五年这个期间内,国际、国内、党内一定会发生许多严重的、复杂的冲突和斗争,我们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按照我们的经验,我们这一辈子有过多少冲突,武装的,和平的,流血的,不流血的,你能说以后就没有?一定会有,不是很少,而是许多,这里面包括打世界大战,在我们头上甩原子弹,出贝利亚,出高岗,出张国焘、陈独秀。有许多事现在是没有法子料到的,但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可以肯定,一切困难是能够克服的,一定会出现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

  毛主席讲这话距今是65年,恰在五十年和七十五年这个期间内,对形势的判断,也非常准确,帝国主义不正在我们周边耀武杨威么;党内不是已经出了修正主义,卖国主义,叛国投敌的人物么!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主义者不是已纷纷站出来反击么!“毛泽东热”不正在一浪高过一浪么!网络上不是通红一片么!人民要求我们党站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镜子前,照一照自己: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到哪是去?”

  “一定会出现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京召开

习近平同古巴领导人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京召开

《中国纪检监察报》:军号嘹亮——抗美援朝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

习近平同古巴领导人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两日热点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修订版)

楼继伟: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