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张志坤:香港的汉奸势力不可低估

张志坤 2020-05-23 来源:乌有之乡

对汉奸的打击一般都是手下留情、适可而止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在香港酿出这么大的事端,直到现在还难以收拾。

  香港的汉奸势力不可低估

  张志坤

  2019年,中国香港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暴乱风波,这场巨大政治风波带给中国人民以很多深刻的启迪与启示,其中重要一条就是:中国的汉奸势力不可低估。

  长期以来,有关汉奸问题的争论一直存在,这是一个系统性的争论,争论最大的焦点在于:当代中国究竟有没有汉奸。

  有人认为,汉奸是一个历史概念,中国历史上确实有汉奸,但现如今人类发展进步了,正在朝着全球化、一体化的方向迈进,再讲什么“汉奸”之类,不过是狭隘民族主义的反映,动辄给别人贴上汉奸的标签,完全是现代义和团的做派,是政治污名化的一种伎俩。坚持这种意见的在中国大有人在,而且很多都属于社会“精英”及上层人士。

  另外一种意见认为,当代中国一个严重和突出的政治问题,就是大量汉奸活跃在中国社会,他们改头换面以各种角色出现,在相当程度上左右和影响着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舆论。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所努力及服务的目标、方向同国际上“中国即将崩溃”阵营高度一致,因而在作用与性质堪称是现代意义上的“皇协军”(笔者在2012年就这个问题进行的一点辨析,相关文章附后,以为此文佐餐)。

  现在,香港的暴乱风波不但向人们展示了中国国境之内反华势力的强大与猖獗,更明白无误地展现了这股势力的性质与本色,透过他们行动,人们认识到,他们从骨子里不认同中国与中华民族,不仅否定当今中国的道路模式与政治制度,更从根本上否定中华民族的文化与历史。这就一点而言,他们比当年的“皇协军”还更恶劣,当年的汉奸还或多或少认同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而现代中国的汉奸甚至连这一点都不予承认。所以他们要分裂中国,要推动中国分崩离析:在香港的汉奸势力要把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在台湾的汉奸势力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在新疆、西藏等诸多地方也有要把这些地方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势力,等等。上述这些势力无一例外地都以美国为大靠山,在美国的支持和帮助下从事破坏与颠覆活动。这样的人还不是汉奸吗?这样的势力还不是汉奸势力吗?各种所谓“全球化”、“一体化”的托辞能掩盖粉饰这些人卖国卖族的本质吗?

  进一步推而广之,中国内地那些支持上述势力并为之张目的人又该算是什么东西呢?难道他们不也属于汉奸阵营里的一部分吗?

  所以,汉奸在当今中国不但客观存在,而且香港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波还有力证明,他们的势力还相当强大,有能力破坏中国的统一完整,也有能力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他们是国际反华大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具有强大的外援纽带和渠道,对此不容做任何低估,如果有谁对此掉以轻心的话,那一定要受到空前严厉的政治与历史惩罚。

  既然这样,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人民在同汉奸的斗争中能够占上风、得胜利吗?

  从根本的历史大势上说,这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在当前和具体斗争中并非这么简单。在许多时候、在许多地方和许多事情上,汉奸势力要大于爱国力量,卖国势力要大于民族势力,从而导致他们可以在局部及一个阶段内嚣张起来,十八大以前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今后还照样会出类似的状况,因为当代中国对汉奸的打击与清剿远不能说持之以恒、一以贯之,战略绥靖是当代中国的一大特点,战略绥靖必然导致政治绥靖与阶级调和,所以对汉奸的打击一般都是手下留情、适可而止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在香港酿出这么大的事端,直到现在还难以收拾。

  接下来就有一个所谓的“下场”问题。

  中国人习惯上都说,汉奸没有好下场。这话总的说来是对的,但只是就一般规律而言,具体到特定的历史阶段和特定的人而言,则大相径庭。我们不能不承认的是,许多时候,汉奸的下场都很好,越是知名的大汉奸,卖国卖得越厉害,下场就越发良好,这一点在当今中国也有明显表现,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身居中国社会上层,登堂入室、荣宠显贵,这也是我们也不能不承认的一种现实。所以,对于汉奸,许多时候人们对之既痛恨又无奈,以至于不得不借助于历史的审判了。

  这大概也是当今中国的一种政治现实,对此不可太理想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正确认识当代中国的政治现实,正确认识中国社会,仍然是一个严峻的任务。

  附:汉奸”客观存在,不能与“左”“右”混为一谈

  张志坤

  最近一段时间,“汉奸”的话题引起了相当大的关注。笔者以为,有关这个问题的讨论是中国社会问题大讨论不断深入的一个体现,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

  但是,有的人却对此提出异议。他们认为,第一,“汉奸”的本质在于卖国,而“今天真有哪一个不官不商的文人有能耐‘卖国’吗?”第二,他们把“汉奸”与“左”“、右”之争混为一谈,似乎是“左”的一派出于打击“右”的一派的需要,才给右派贴上了“汉奸”的标签(见《环球时报》2012年1月19日《骂别人“汉奸”的时代已过去》和1曰31日《左与右,洒怨恨不如寻共识》等文章)。因此,他们呼吁,应该允许“左”、“右”观点之争并超越观点之争寻找共识。最后落脚到“汉奸”问题上,他们的具体说辞相当婉转,如“在国际关系正常化的大背景下,确认‘汉奸’需要有明确的卖国证据,否则就应该慎重,不能仅凭观点和感情就给人随意贴上‘汉奸’标签。”而实际上,他们其实不承认今天中国还有“汉奸”存在。

  这样的观点,貌似公允超越,实际上是回避矛盾和稀泥,说得严重一点,是在给“汉奸”打了掩护。我们认为:

  首先,“汉奸”是客观存在的。

  今天的中国没有诉诸武力的外国侵略者,因为没有这个条件,所以人们看不到跟在外国侵略军后面皇协军。但是,今天的中国仍然有“汉奸”成长的丰饶营养,在这等营养的滋育下,不但相当一批人具有汉奸的基本特征和主要潜质,而且还有相当一批人对此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向往与爱好,可谓万事俱备、滞欠东风,新时代的八国联军任何时候在中国登陆,新时代的“汉奸”们都会立刻 “箪食壶浆,萦粮而景从”。所以,确切地说,“汉奸”不是没有,而是还处在潜伏或者蛰伏的阶段。

  但是,所谓在潜伏或者蛰伏只是就其总体而言。从个别现象说,现实中仍然有实际的汉奸存在。反对者声称“不官不商的文人”没“能耐”卖国,这恐怕不对。现如今的中国连叛国的都层出不穷,其中不乏“不官不商的文人”,“卖国”又值得什么大惊小怪的呢?其实,卖国有多种,不都是动枪动炮的,用笔墨卖国也可以卖,在思想价值上卖国,也能卖出好价钱。以为外国侵略者没来就没法卖国,窃以为,那实在是小瞧了卖国者的水准。其实,“汉奸”不都是电影电视里演出的那般獐头鼠目、愚蠢无能,事实上许多“汉奸”都道貌岸然、衣冠楚楚。当然,这样的“汉奸”就更不容易辨认了,但不容易辨认不等于不存在,不但存在,他们的活动空间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其次,不能把“汉奸”问题与“左”、“右”之争混为一谈。

  “汉奸”是客观存在的,“左”、“右”之争也是客观存在的,但二者不能混为一谈,不能搞概念偷换。坦率地说,右派与“汉奸”联系比较密切,这主要是“汉奸”也要给自己以包装,也要给自己披上思想道德的外衣。披什么外衣呢?当然就是拿“自由、民主、人权”之类做幌子了,也要靠“专家”、“学者”的身份为掩护,甚至还可能要高举“爱国”、“爱民”的旗帜(当然,这只是在他们总体的逻辑之下)。这样一来,“汉奸”与“右派”就有了许多相似之处,况且讲究策略的高级“汉奸”还要想办法拉右派做同盟军,或者混到右派之中去鸠占鹊巢、借鸡生蛋,这就更要让彼此的界限模糊难分了。

  但是,即使这样,“左”“右”之争与爱国卖国的界限也不能混淆,这是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左”和“右”的矛盾是国内的阶级矛盾,中国人民与“汉奸”的矛盾是中华民族与霸权帝国矛盾的反映,是民族矛盾,“左”、“右”之争不但可以超越,而且可以结成统一战线,兄弟阋于墙而外拒于侮,但爱国与卖国确实不能超越,也不能调和。

  从这个意义上说,右派不能因为自己是右派就否定“汉奸”的存在,左派也不应因为右派与“汉奸”相像,就把所有的右派都说成“汉奸”,否则都要犯原则错误。

  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以为,有关“汉奸”的问题不但不能回避,而且还应该大张旗鼓地深入讨论下去。当代中国的发展大势是,民族矛盾大于阶级矛盾,国家利益高于派别利益。在霸权帝国再一次逼近的时候,“汉奸”这一中国社会特有现象将是绝好的历史催化剂,它必将应时而生——在民族矛盾尖锐的时候必然产生,它也必将应时而灭——在中国人民抗击外部战略压迫斗争中消灭。这样的一个过程,很可能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第十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国人民怀念毛主席

夏小林 | 国资委:谨防“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出偏——析智库主任黄群慧否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张文茂:当前需要深入研究的几个重大理论问题

张文茂:毛泽东思想是用马克思主义升华中华传统文化的集大成

《中国纪检监察报》:公元182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的壮丽人生起点

两日热点

恶毒侮辱毛岸英烈士,“东尼科技股份”微博账号已触犯法律,不能只是销号了之

方方头发秃了!英国一加冕微博就更新,方方又带出一窝恨国党

张文茂:当前需要深入研究的几个重大理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