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疫情当前,武汉作家方方有点“方”?

吴法天 2020-02-17 来源:天下说法

当时错误地训诫李文亮医生的武汉警方,这次遇到前任作协主席明目张胆地造谣传谣,影响恶劣,是否会真正依法亮剑呢?

  我的大学时代是在武汉度过的,并且我在那里呆了七年,那个城市的气息,我至今难忘。记得大二或大三时曾经看过一套当代女作家文丛,有武汉的作家池莉、方方,但那时方方还没多大名气,她当选湖北省作协主席,已经是十年后的事情了。而我再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在郭松民先生批《软埋》的时候,在郭松民的穷追猛打下,我甚至有点同情方方,觉得郭同学有点得理不饶人。但这次疫情中,方方的表现,完全刷新并改观了我对其曾经美好的印象。

  引发网络争议的是方方在《封城日记》中写到的这么一段文字:“而更让人心碎的,是我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让这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已化为灰烬,不说了”。这段文字,搁谁看,都会非常震惊!

  

4.webp.jpg

  我最初看到这段文字,是在一篇题为《躺在殡葬馆地上的手机》的公众号文章中,该文还有配图。这张图片太有视觉冲击力了。这堆手机,少说也有几千部,竟然就这么乱丢,难道因新冠病毒去世的人,被弃之如草芥,连这点尊严都没有吗?网上已经是一片骂声。

  

5.webp.jpg

  

 

  可是,我在成都的一位朋友,通过识图检索,发现这张照片,是假的,来自于很早以前别的地方回收二手手机的配图,与此次事件完全无关。于是,很多人联想到方方说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照片”,上当后的反诘就自然而然了。通信专家项立刚先生,就中了这个套,说方方造谣。可是,方方辩解说自己的记录一直是纯文字记录,从没有配过任何一张图片,反而指责项立刚构陷。方方说,本想诉讼,但尚未等律师前去公证,项先生却把他的微博全部删除,于是写了篇《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回应。

  

6.webp.jpg

  项立刚先生不久之后就回怼说,“方方说我构陷她,说实话,她真的太老了,还活在做湖北省作协领导的感觉中吧?她以为她值得我关注,值得我去构陷?难道不问个为什么,凭什么呀?那个照片现在看确实是别人配的,所以我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马上删了帖子,也有正式道歉的内容。不过老太太,你那文字你承认是你写的吧?你真有医生朋友给传了照片吗?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去法院起诉是一个明辨是非的好地方,说没有律师取证,我这里有我微博的截图,我可以提供给你。”

  项立刚还说:“说实话,作为一个作家,你已经远离社会,不了解中国的发展,你既拿着政府的工资,又沉浸在受迫害的情感中,你向社会传送的就是负面的,是你坐在家中有臆想。一个典型的作家官场化的代表人物,还想把自己幻想为社会良心?你不了解社会,你很少接触产业和人民,你对社会脉动的理解已经极为肤浅,所以你只能靠臆想。还是那句话,既然说了起诉,就不要食言了。”我跟项立刚说,如果真诉讼起来,我愿意代理,因为我也想知道真相。

  我看过方方的那篇《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看到一半,我就看不下去了,因为这篇新的回应里,她又顺带着传了几个谣。

  方方在文章第一段就说:“听说火神山有几间病房的屋顶被掀开”。很遗憾,这不是事实,火神山医院自投入使用以来一直正常。网传的现象出现在雷神山尚未投入使用的病区,官方昨天就已经辟谣,人尽皆知,可是方方视而不见,依然传谣。接着,方方又传了一个谣,就是关于柳凡护士全家感染,全家去世。但方方说的这事儿也不是事实。武昌医院以及网警也早在昨天就辟谣了,柳帆,不是柳凡,只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59岁的护士,没有被分配去一线工作,她因感染而去世,家人感染,并没有网传的全家去世的情况。所以,作家怎么能坐在家里,听风就是雨,完全不加求证呢?

  再回到方方说的那张照片,还有几个疑点没有解释清楚。方方说,是她的医生朋友给她传了一张照片,可是,医生都在医院,怎么会去殡仪馆?处理遗体可是殡仪馆工作人员和护工的事情,用不到医生啊。难道是殡仪馆工作人员传给医生,医生再传给她?可是国家对于新冠病亡遗体处理有严格规定,可以看看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民政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于2020年2月1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遗体处置工作指引(试行)》。涉及个人信息的手机,肯定会妥善处理,比如消毒后归还给家属,怎么可能随便乱扔在地上?因为手机也是一个污染源,“扔得满地”完全不符合流程,也违反常识,没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这么做。你们用自己的脚指头想想,会有专业的工作人员不顾所有人死活,把这么多定时炸弹到处乱扔吗?

  有朋友提示项立刚去外网一搜,结果发现2月1日轮〇功们就在外网传播这个谣言了,还有段视频。把武汉描述得像纳粹集中营一般惨无人道,正符合轮〇功们的意图。轮〇功们造谣无所不用其极,曾污蔑我、司马南、胡锡进、孔庆东为中国“四大恶人”,曾造谣我是重庆不厚先生的幕僚,重庆曾经给我空投美女,曾搞得我哭笑不得。可是,我们享受厅级待遇拿着国家俸禄的作协主席被他们这些谣棍带沟里去,就匪夷所思了。我以为只有F4不靠谱,没想到省作协主席也不靠谱啊。

  我把方方的这段话发给郭松民先生看,郭松民马上写了一篇文章《评疫病围城中的作协主席:被吓坏了?》,从他的文中得知,方方已经从作协主席上退了,新上任的作协主席李修文完全处于恐慌之中,无法正常写作。这就是享受厅局级待遇的体制内作家?郭松民先生此前批方方的《软埋》对中国革命对中国土改怀着深深的仇恨,我还觉得言过其实,现在看来,方方们是对体制怀着怨恨啊。在他们笔下,没有前赴后继的解放军战士,没有舍生忘死的白衣天使,没有奔波劳累的志愿者,也没有众志成城的武汉人民,有的只是他们心底的那些阴暗,借着悲惨时刻,把那些负能量发泄出去。大灾难下,果然最见人心,最见人性。

  我不知道,当时错误地训诫李文亮医生的武汉警方,这次遇到前任作协主席明目张胆地造谣传谣,影响恶劣,是否会真正依法亮剑呢?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郝贵生:帝国主义是当代社会生产力和人类进步发展的最大阻力与障碍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