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先打保安,后打北大学生,你们怎么就这么厉害

佚名 2018-07-20 来源:为了他们的微笑

  原编者按:

  昨日中午,这场北大发生的讨薪事件再次升级。英勇维权的两位工友在食堂门口被北大保卫部强行驱走,同情围观的学生则因为拍照被某墨镜男子打伤。下午学校保卫部发布公告,对打人事件不做丝毫解释,仅用“肢体接触”四字了事。北大近两年来频繁出现讨薪事件,2015年和今年部分北大学生先后进行了两次工人状况调研,揭示了后勤集团的种种违法乱象,引发社会热议。如今某些学校领导不进步对此有所反思,反而公然对讨薪工友和同情学生拳脚相加,又何其毒也!对于此事,本号会进一步关注并发布相关文章。

  我们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动手,就在这片园子里。

  虽然已经过去一下午了,我和另外一名保安同事的心情迄今为止还难以平静,在我打出这篇文章的时候,手指还会时不时地微微颤抖。

  要说起来还要追溯到两年半前,2015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赶集网上看到北大招聘保安,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北大甘相伟”的事迹,自己同样是农村出身,但学历仅是初中,较甘相伟来北大前就是大学的学历逊色太多,没想过能如甘相伟一般出书立作,只想着能受些熏陶学些知识,反正自己的学历在哪里打工都差不多,北大可能好些,就想着来北大做保安。

  就这样,我来到了北大,在这里一直工作到2018年7月。在北大自己经历了许多,收获了成长,也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很荣幸自己能到这里,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实践,是个伟大的揭发者,它暴露一切欺人和自欺.”我觉得在这里的经历印证了这句话。

  当时在赶集网上找到文安公司北大保安招聘信息的时候,印象最清楚的是“月工资2900,年假”这两条。为什么印象最深的是这两条?因为这两条都没有达到。我成为北大保安之后,被告知所谓的“月工资2900”,其实是月工资2600,如果干满一年年底奖金发3600,平均到每月才是2900,而且实际工作后,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假期,我们一年到头没有什么节假日,经常会加班、备勤,更不要提什么年假。每每连班到饭点,工作繁忙,没时间买饭,都需要同班的兄弟帮忙打饭。

2018年6月工资和考勤表,可以看到全月无休

  对于这种差距我还能勉强接受,但是后面的队长面试与培训,则打破了我对在北大学习进步的念头。面试时队长先明确我们是服务北大师生的,要好好工作。如果有想学习的要首先完成工作,说的也没什么错,不能影响正常工作,可以接受。等真入职后才知道了,保安队早点名晚汇报,下班后要在宿舍里备勤随叫随到,要外出则需要跟领导打报告,即使是有心在北大学习,在时间和精力方面也非常困难。来到北大正式工作前要和文安公司签署劳动合同,除签合同外文安还会让保安签一份自愿放弃五险一金的协议,“每人发一张,拿一张纸,照着上面的内容抄下来”,这是刚来的时候大队里要我们写的“自愿放弃社保证明书”,还要签上自己的名字,看到这个我心里就凉了半截,不签就不能在这儿工作。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没有休息日的工作。不过我有幸被分到了北大的化学院,在此真的要感谢化学学院的各位老师和同学,对我们保安员真的很照顾和尊重,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一流大学的底蕴。

  但是,随着时间慢慢的过,我没有学到太多的知识,距离之前的设想也有很大距离。我也想过走,但当时我签的是两年期长期合同,签完合同后被告知干不满两年,是要扣钱的。而合同就是队长让我签的,签之前,他从来没告诉我这些。签完后说的,干不满违约要扣钱。而干的时间越短,扣的越多。

  保安队里来过很多暑假学生工,也会聊一聊没五险一金的事情,耳濡目染我知道了文安公司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自己百度了劳动法,发现到处是陷阱:知道了北京有最低工资标准,而我们的工资没有达到最低标准;知道了文安公司对工作时间两年以内的保安员,不给缴纳社保;知道了加班费并不符合法律规定,每天干再长时间,每小时工资也还是10.86元,即使在周末和节假日,也没有1.5倍和2倍小时工资这一说;另外,逢年过节的慰问品,就是两包泡面,一瓶可乐。

  之后我所在保安班有一个同事离职,成功争取到了自己的社保和加班费。这使得我知道了权利是自己争取来的。那个人走了没多久,又有保安离职,索要赔偿,还在艺园食堂举了牌子。那是2017年年中的时候,听说这事上了北大bbs头条。

  尤其是最近一个月,陆续有两个物业大姐在学校举牌子争取自己正当权益,这给了我很大的冲击。两年时间早就到了,几个月前我就准备离开了,要是以前,拿到基本工资就走,但这些事件,让我意识到自己要努力争取自己权利,所以这次,我也不打算躲在背后了,我也要站出来。正好有另一位保安同事也想辞职,我们就决定一起向文安公司提出一定的补偿,希望能和文安进行商谈。

  于是在今年的7月13号,在北大干了两年半之后,我以未缴纳社保,未依法支付劳动酬劳为由,向北大文安公司递交了被迫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但第一天就吃了闭门羹,在我刚开始和公司协商期间,保安大队领导还以不上班为由把我赶出了所住宿舍,使我在北京一下子失去了落脚的地方,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维持。他们又和我说谈,谈还轰人,这实在是矛盾,请问文安公司领导们,你们是否有足够的诚意谈?!

  7月14号,保安大队张国强副队长约我们谈赔偿的事儿,承认没缴社保,并说可以补缴,张国强副队长还是法律专业出身。但在我们和保安大队提出补缴社保之前,文安公司一直采取让保安员写下“自愿放弃社保证明书”规避给员工缴纳社保。但是对于我们提出的几千块钱的合法补偿金是坚决回绝的。就这样我们第一次谈崩了。

  之后张国强拒绝和我们谈判,我们前两天去大队部也没找着他,所以今天我们一早就来到了大队部来找张国强,但这次,却遭遇到了极其粗暴的对待。

  当时大队部门口西门班长卢金明在值班,我们走进办公室,没看到张国强。正当我们打算在门口等会儿的时候,卢站起来对我们说:“你们来干什么的,给我滚。”我一时懵逼,我说“:我们来找张国强的,你怎么说话的。”

  说着他从厕所拿出一根棍子,一边拿棍子指着我们,一边让我们滚。我说我不走,我要找张谈判。哪知我话没说完他就拿棍子捅了我一下,我脑门子一上火就朝他还手,另外那位一起辞职的同事看不过去就来帮忙。

  就这样我们在大队部推搡起来,卢把棍子扔到地上,那位一起辞职的同事捡起来护身,旁边就有人大声喊赶紧拍赶紧拍,每次我们还手的时候他们就有人大喊:“快拍,快拍”。随后几名保安硬生生把我俩推了出去。

  我们咽不下这口气,就打电话报了警。警察赶到,了解了请况。最后警察说:“你们要社保,要加班费,我不管,我只管你们打架的事,其他的你们去找劳动仲裁。这件事要是公了,你们每人都有伤,按照治安管理,你们都要拘留3,5天。要是私了,签个字就行了。”

  “明明是他先动手的打我们的。”

  “那个我不管,你还手了,就是互殴。”

  “要解决,可以谈,没必要打架。”

  “我们去就是要谈的,您也不想想他们十几个壮汉,我们打得过么,我们这么不长脑子是找死去啊?是他们先动的手。”

  “那个我不管,你只要还手就是互殴。”

  我们就这么一直和警察绕来绕去,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私了。

  以上就是事情的大致经过,我们现在真的是无比气愤,没想到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竟会这么困难,走仲裁时间又太长,我们耗不起,现在真的是感觉到了什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作为一名打工者,越来越觉得出来打工的朋友真的是不容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一个说法,这么野蛮粗暴地对待我们,我们决不接受!打工者也是有尊严的!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求是》(2019年第22期)刊发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钱昌明:曹老板为何会挨“骂”?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香港理工大学昨夜“激战”,港警喊话“勇武”:投降!

新华社评论:打破沉默,让香港市民的“正义之声”更大更多更响亮

《求是》(2019年第22期):念好共产党人的“真经”

两日热点

天狼突击队到香港清理垃圾,谁害怕谁知道

郭松民 | ​​解放军在香港也要做“金珠玛米”

杨芳洲:香港叛国暴乱的巨大危险性决不可掉以轻心须坚决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