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赵小鲁律师:《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的若干问题

赵小鲁 2017-03-07 来源:环球时报

能否尽快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首先不是学术理论问题,也不是立法技术技巧问题,而是国家立法机关的政治责任和政治担当。

 

  尽快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暂定名),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回避的立法课题。能否尽快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首先不是学术理论问题,也不是立法技术技巧问题,而是国家立法机关的政治责任和政治担当。

  《保护法》的制定,涉及许多理论和现实争议。比如,是否可以用修改《褒扬烈士条例》的方法,解决保护英雄名誉的问题呢?答案是不可以。《褒扬烈士条例》自有其历史作用和现实意义。但是,《条例》没有保护国家英烈内容,也不可能回答和解决当前意识形态斗争中的问题,不能满足新时期保护烈士名誉的需要。

  第一,从立法层级上看,《条例》属于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

  第二,从内容上看,《条例》主要涉及烈士的评定、褒扬金和抚恤优待、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对国家公务人员违反条例,可以追究刑事责任。但《条例》没有涉及烈士名誉保护。

  第三,《条例》无法解决反击历史虚无主义面临的很多法律法理问题。这些问题是:民族复兴和保护烈士名誉的关系;保护烈士名誉和呼唤民族英雄情怀的关系;保护烈士名誉和振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关系;烈士名誉和革命历史的关系;革命历史和执政党的关系;革命历史和不忘初心的关系;保护烈士名誉和保护革命领袖名誉的关系;保护革命烈士名誉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保护烈士名誉和社会公共秩序的关系;为什么要保护烈士名誉,如何保护烈士名誉;特殊保护的问题;保护烈士名誉和历史研究的关系;保护烈士名誉和言论自由的关系;侵犯烈士名誉的法律责任问题;对侵犯烈士名誉的追究主体问题。

  我们可以用司法解释代替《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吗?答案也是不可以。就保护国家英烈名誉专门作出司法解释,将在中国司法审判历史上,留下标志性的一笔。但是,司法解释是国家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对司法检察和司法审判的指导性法律文件,其适用范围仅仅局限于检察工作和审判工作。司法解释不能替代国家立法的五大功能。这五大功能是:

  第一,政治功能。法律的第一功能是政治功能。法律在任何时候,都是居于国家社会主导地位的统治阶层(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在中国,法律是共产党和全国人民共同意志的体现。

  第二,社会功能。国家立法将对社会尊崇英雄,扬善抑恶起到指引作用。

  第三,文化功能。国家立法将有助于弘扬红色文化,张扬民族英雄情怀。

  第四,规范功能。国家立法将有助于惩恶扬善,逢奸必究。

  第五,法理功能。例如,《保护法》就是对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等典型案例成果的继承发展和升华。

  《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对国家英烈进行特殊保护,会不会导致社会舆论的撕裂和对立呢?答案是不会。一个社会在民主发展进程中,社会思潮的多样化是正常现象。然而,这种多样化不能动摇主流意识形态的一元主导。没有主流意识形态主导的社会必然要分裂。在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与爱国主义,是崇敬学习追随英雄的“英雄情怀”。

  有人提出所谓防止社会舆论撕裂和对立,实质上有利于一些人打着“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旗号诋毁英雄。这恰恰是世界各国立法所反对和禁止的。根据中国宪法,言论自由在享受宪法规定的权利同时,也必须承担宪法规定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侵害其他人的名誉和荣誉;必须承担不得损害共产党的领导,不得损害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义务。

  实际上,受到国民共同敬仰的英烈人物,恰恰是一个国家凝聚共识的基础,是明确社会精神方向的路标。恶意诋毁侮辱英雄,才是真正在撕裂社会共识。

  《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制定,还需要解决若干问题。首先,制定《保护法》需要充分做好准备工作:

  第一,要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实需要考虑立法问题。

  第二,成立调研小组,广泛开展调研,真正反映人民呼声诉求。

  第三,应在社科院、大学组织一批专家学者,对西方法学理论进行分析。

  第四,充分吸收国外的有益立法经验。

  第五,应通过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将制定《保护法》的过程演变为呼唤中华民族英雄情怀,崇敬英雄、学习英雄、追随英雄的过程。

  接下来重点是厘清立法涉及到的若干关键法理问题:

  第一,立法的宗旨目的。

  第二,如何确定保护对象。这其中牵涉到烈士和英烈的联系与区别:烈士指建国以来,公民在保卫祖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牺牲被评定为烈士。而英烈,是指1840年以来,对国家民族精神产生重大影响的烈士代表人物。

  第三,如何对国家英烈名誉实行特殊保护原则。

  第四,如何体现保护主体多元化。例如,社会组织可以以社会公益诉讼名义,起诉侵权者,追究民事责任;司法公权力机关可以代表国家追究侵权者的刑事责任;鼓励社会公众对侵权者举报抨击。

  第五,如何应对侵权行为的全新表现形式(可以将研究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案历史虚无主义的十三种侵权手法作为典型案例加以研究)。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笔者在此呼吁并希望在今年十九大召开前完成立法工作。

  相关阅读:

  南政评论团|今天,我们需不需要一部“爱国者法”

  来源:中国军网

  2017年2月17日,“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宋福保等45人联名提议,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出台《国家英烈荣誉保护法》。短时间内,已有6000多人署名支持,体现出民众从法律层面保护英烈的诉求。

  近些年来,以“还原历史”为伪装的历史虚无主义不断在网络领域挑衅着公众的“三观”,有的人极力诋毁军队优良传统,打压抹黑爱军言论,不断对军队形象进行丑化、矮化,放大负面情绪,引发社会矛盾。甚至有一些舆论,对革命先烈和网民的爱国言行极尽讥讽挖苦之事,这是极不正常的。

  今年两会,我们期待着治理网络乱象、保护英雄权益能够成为舆论共识,呼吁《爱国者法》也能成为两会的议题。

  当前,不少国家制定了保护英雄权益的法令,值得我们借鉴。俄罗斯于1993年出台《卫国烈士纪念法》,2006年颁布《卫国烈士纪念问题》总统令;美国于2001年颁布《爱国者法案》,2006年制定《尊重美国阵亡英雄法案》;韩国为确保英雄不受来自网络的诋毁,也专门制定了有关的法律条文,等等。笔者感到,维护我国的英雄形象与名誉,也需要一部专门法案来保障。

  2015年7月通过的《国家安全法》,其中明确规定,加强网络管理,防范、制止和依法惩治散布违法有害信息等网络违法犯罪行为,以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2016年12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为保障我国网络安全铸造了一道“防火墙”。随着这一系列法规的完善与运用,我们有理由相信,拿起法律手段捍卫英雄权益不再是难事,让讽刺雷锋、质疑黄继光、调侃邱少云、暗嘲焦裕禄等丑化、矮化英雄的幕后黑手无处遁形。

  这些网络立法,总体是从宏观上着眼于网络领域治理,但没有专门的法案能在所有社会领域维护英雄形象和名誉,保护爱国者的权益。笔者期待有一天,“爱国者法”的话题能够引起两会代表委员的更多关注。(严岩)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黄书元 | 以法之名,捍卫英雄名誉

乌有之乡举办烈士纪念日座谈会 为全面从严治党建言献策

如何更好的纪念烈士?强烈呼吁设立侮辱英烈罪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光明日报》:井冈山精神的历史形成与深刻内涵

2020年7月8日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

《天津日报》:毛泽东:始终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

两日热点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一)

​ 孙锡良:南海是否需要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