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郝贵生再发旧文:能够把《决议》作为评价“文革”的标准吗?

郝贵生 2024-06-13 来源:作者投稿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评价的主体。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自觉参与到纪念毛泽东诞辰、去世活动特别是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活动正是人民群众逐步觉醒,正是自觉行使党章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正是自觉做社会主人的具体表现,是历史发展的不可逆转的潮流。

  能够把《决议》作为评价“文革”的标准吗?

  郝贵生

  【作者按语】2016年在“5·16”通知发表50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及其子报《环球时报》发表两篇文章,基本观点就是完全否定“5·16”通知,否定以“通知”为指导的文革,其理论依据就是邓小平认识和1981年那个《决议》。笔者当年写了一篇文章《能够把<决议>作为评价“文革”的标准吗?》。最近网名“驾驭美好”在互连网上转载了该文,点击率非常之高。一些网友来电,望能够在红色网站上再次刊发拙文。今接受网友建议。望能够给予红色网友以启发,也望发表不同意见。

  2024年6月13日

  “5.16”通知发布50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及其子报《环球时报》相继发表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署名任平)和《“文革”已被彻底否定》(署名单仁平),基本观点就是重弹文革被彻底否定的老调。两篇文章的理论依据就是邓小平认识和1981年那个《决议》,如任平文中说:“1980年8月,邓小平同志两次会见意大利记者法拉奇,以坦荡的历史胸襟和客观鲜明的政治态度回答了当时国内国际都非常关注的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同志和‘文化大革命’的评价问题。一年后,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作出正确结论,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实事求是地评价了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充分论述了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单仁平文中说:“中共中央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作出彻底否定的权威定性,从那时起,几代中共领导人都坚定维持了《决议》的结论,党的所有正式文献也都未出现过任何异议。彻底否定‘文革’,不仅是全党上下的认识,而且应当说是中国社会整体上相当稳定的共识。”那么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根本问题,究竟领导人的讲话和会议《决议》是真理的根本标准,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呢?

  我想人民日报的这两位大作者一定会知道当初那个《决议》出笼的整个过程吧!彻底否定文革实质是从1978年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定性问题,毛泽东和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党的九大、十大政治报告都给于了充分的肯定。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为了否定毛泽东的论述和九大、十大报告,搬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武器,以他们心中的所谓“实践”彻底否定了文革的基本理论和实践。应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思想确实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强调毛泽东思想和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实践最终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也是正确的。但是这场所谓“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有两个要害性问题。一是他们把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歪曲为“实践是唯一标准”,完全否定被实践证明了的科学理论在论证新的认识正确与否的重要作用。二就是歪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概念,不是用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特别是阶级斗争的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而是用文革中受批判的邓小平一类人和部分知识分子的个人遭遇的“实践”以及文革中别有用心之人挑起的打砸抢、武斗事实等枝节、现象的所谓“实践”作为检验文革理论的标准。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而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马克思主义的主观唯心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依据这种所谓“实践是真理标准”思想不可能对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史上规模如此之大、参与人数如此之多、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影响如此之深的文化大革命做出出科学、深刻、准确的的结论来。

  既然邓小平及《决议》的通过者反对所谓“两个凡是”思想,反对毛泽东讲话和党的九大、十大政治报告是真理的标准,主张“实践”是真理标准,如果按照这种思路,人民日报这两篇文章就不应该重复当年当政者所批判的也把领导人讲话和《决议》作为判定真理与否的标准。既然当时说,把毛泽东的话当做“两个凡是”是错误的,那么为什么今天又把邓小平的话和81年那个《决议》也当做“两个凡是”,当做句句是真理,并以此作为真理的标准呢?由此能够推论出科学的结论吗?况且邓小平对文革有两个根本对立的评价,是把他翻案之前的言论作为标准,还是翻案之后的言论为标准呢?所以这两篇文章的要害问题就是原封不动完完全全照搬那时当政者所批判的那种所谓“唯心主义”的思路和思维方法。由此想到1976年当时给“四人帮”定的罪名是“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猖狂反对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丧心病狂地迫害毛主席。”“肆意篡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篡改党的基本路线,蓄意颠倒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敌我关系,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推行一条极右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阴谋推翻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实行反革命复辟,妄图使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变为修正主义的党,使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使社会主义的中国重新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他们是地主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是蒋介石国民党在我们党内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社会基础是地富反坏和新老资产阶级。他们的一切罪恶活动,都是由他们的反动阶级本性决定的。”但是仅仅过了两三年,这些人自己就抽自己的耳光,完全否定他们自己的结论。而实践证明上述罪名扣到他们自己头上才是地地道道的名符其实。今天,人民日报个别人在论证方法上又重施出尔反而的伎俩,完全暴露了其作者如此荒谬的立场、实用主义的方法和低下的理论素质。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是真理标准”思想是完全对的。但如笔者一再强调,第一,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标准思想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最终标准”,而非唯一标准。马克思主义从来不否认实践检验过的理论在说明新的认识是否是真理的重要作用。毛泽东在《实践论》谈到这一问题时说:“许多自然科学理论之所以被称之为真理,不但在于自然科学家创立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在于为尔后的科学实践所证实的时候。马克思列宁主义之所以被称为真理,也不但在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人科学地构成这些学说的时候,而且为尔后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的时候。”注意!毛泽东说明自然科学和马克思主义是真理时用了“不但……,而且……”,而非“不是……,而是……”,说明一种新的认识、理论提出时,如果有大量事实为科学依据,有被实践检验过的理论做理论依据,又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是可以断定新的认识是真理的,它与最终要经过实践检验是统一的、相辅相成的,而非绝对对立。第二,马克思主义所讲的“实践”是人民群众的实践,特别是阶级斗争的实践。毛泽东这里讲的特别清楚,是为“尔后的革命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实践所证实”,而非反革命的实践,非阶级斗争对象的的实践,非少数人胡作非为的实践。中国共产党人的土改理论和实践,能用作为土改对象的地主、富农的所谓“实践”的经历、感受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吗?因此笔者认为,1978年的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的错误一是根本歪曲了马克思主义真理标准思想。二是根本否定经过实践检验过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在论证毛泽东文革理论中的重要作用。三是用文革的批判对象即走资派的“实践”和宋彬彬、陈小鲁、马晓力等人的打砸抢、斗老师等“实践”检验文革理论。依据这种错误的真理标准理论及错误的实践做出的81年那个《决议》怎么能够是科学的结论呢?把这种荒谬的结论继续拿来作为判断文革是非的依据,进行逻辑推理,仍然是荒谬的结论。

  任平和单仁平的这两篇文章也谈到“实践”,如任平文章说:“这个决议对‘文革’的政治定性和原因分析,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单仁平文章中也例举改革开放以来的所谓“实践”事实。《决议》果真经受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吗?

  不可否认,中国近40年来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巨大成绩。但共产党人的追求目标绝不仅仅是经济的发展,而是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发展,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和政权的进一步巩固,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为人民服务意识和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素质、能力的不断提高。但任何一个稍有政治头脑的人必须正视的客观事实是,这40年是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的40年,是经济畸形发展的40年,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各种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大泛滥的40年,是各级官员腐败愈演愈烈的40年,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受到非议和边缘化的40年,是我们党、军队、共和国的缔造者也是中华民族最杰出最伟大的领袖和英雄毛泽东受到诽谤和攻击最严重的40年,是诋毁和污蔑英雄的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40年,是全党和思想理论界马列主义理论素养下降的40年,是整个社会理想、信念逐步丧失的40年,是社会各个领域是非、善恶、美丑观念扭曲、颠倒的40年,是邪气压倒正气的40年,是拜金主义、物欲横流的40年,是物价飞涨的40年,是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40年,是少数人暴富形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40年,是汉奸卖国行为愈发猖狂的40年,是整个民族道德行为滑坡堕落的40年,是国民素质特别是领导干部、知识分子素质急剧下降的40年,是人民群众更加怨声载道的40年,是官民对立、警民对立欺压老百姓的40年,是对外交往骨气丧失、愈加软弱的40年,是各种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的40年,是共产党和人民政权逐步变质变色的40年,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权利逐步被剥夺的40年,是生态和社会环境愈发严重的40年,是整个中国逐步殖民化的40年,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斗争空前尖锐激烈的40年,……。以这样的“实践”事实检验《决议》,《决议》究竟是真理还是谬误,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何为“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呢?

  任平文章《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题目非常好!但对“史”要有一个科学正确的评价。不正确的评价,怎么能起到“鉴”的作用呢?如果按照这两篇文章对文革的评价,绝对起不到“鉴”的作用,而且还会继续沿着错误的道路顽固不化滑下去,毛泽东以及无数革命志士英勇奋斗、流血牺牲奠基的中国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将最终丧失殆尽!实践证明,文革是中国共产党人绝对绕不过去的坎。“反思文革”、“质疑决议”完全是有必要的。但“反思”、“质疑”的武器不是普世价值,更不是少数人暴富和为非做歹的实践,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人民群众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活动。笔者坚信,我们党迟早也一定能够给于毛泽东亲自领导和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真正实事求是的评价。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评价的主体。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自觉参与到纪念毛泽东诞辰、去世活动特别是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活动正是人民群众逐步觉醒,正是自觉行使党章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正是自觉做社会主人的具体表现,是历史发展的不可逆转的潮流。人民日报这两篇文章及于幼军、马晓力等人企图阻挡这股潮流,就如同毛泽东词中所说:“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最终一定会被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前进的历史车轮碾得粉碎!

  

人民日报发文改革开放道路越走越宽决不允许文革重演

 

  2016-05-17 08:23:1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任平

  点击: 21568   评论:149 

  人民日报今日在第四版发文《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

  原标题: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

  “文化大革命”是我们党和国家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大曲折。应该如何认识“文革”?1980年8月,邓小平同志两次会见意大利记者法拉奇,以坦荡的历史胸襟和客观鲜明的政治态度回答了当时国内国际都非常关注的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同志和“文化大革命”的评价问题。一年后,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系列重大历史问题作出正确结论,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实事求是地评价了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充分论述了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这个决议对“文革”的政治定性和原因分析,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历史已充分证明,“文化大革命”在理论和实践上是完全错误的,它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我们党对自己包括领袖人物的失误和错误历来采取郑重的态度,一是敢于承认,二是正确分析,三是坚决纠正,从而使失误和错误连同党的成功经验一起成为宝贵的历史教材。《历史决议》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十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有力回击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正是有了这种正确态度,我们党从挫折中警醒,重申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实现了工作重心的转移,制定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伟大历史转折,开拓了改革开放新征程。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的国家日益强大,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提高,社会主义民主法制不断健全,我们的道路越走越宽阔,不会也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

  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一定要牢牢记取“文革”的历史教训,牢牢坚持党对“文革”的政治结论,坚决防范和抵制围绕“文革”问题来自“左”的和右的干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要毫不动摇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总结历史、面向未来,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树立和贯彻新发展理念,带领党和人民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党中央确定的目标、方向和任务是明确的,深得党心民心,深受人民的拥护。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排除一切干扰,聚精会神、埋头苦干,把我们今天的事情办好,把我们的既定目标实现好。我们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上来,坚持用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指导实践,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要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矢志不渝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

  

环球时报刊登单仁平评论:“文革”已被彻底否定

 

  2016-05-17 08:21:03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单仁平

  点击: 14421   评论:84

  互联网上有一些关于“文革”的谈论。那场持续十年的内乱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在“文革”发动50周年这个时间节点上,出现一些讨论是正常的。但另一方面,若是把这种讨论看作一种认识上的“撕裂”,恐怕与社会真实思想面貌不太对得上。或者换句话说,中国社会看待“文革”的共识远远大于分歧。

  中共中央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作出彻底否定的权威定性,从那时起,几代中共领导人都坚定维持了《决议》的结论,党的所有正式文献也都未出现过任何异议。彻底否定“文革”,不仅是全党上下的认识,而且应当说是中国社会整体上相当稳定的共识。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协调推进,改革开放之初“国家现代化”的目标,也在爬坡过坎的突破中不断接近。从当年“被开除球籍”的焦虑,到今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还有不少,但中国人前所未有的“获得感”是真实的,对今天所走道路的认同是真切的。公众在这个时候尤其不会把“文革”重拾为样板。应当说,站在今天的高度上,中国人对“文革”的集体认识比那个时候更加清醒而坚定。

  “文革”在中国不可能重演。十年浩劫给中国发展造成了严重损失,也让许多中国人留下了永久的人生伤痛。那份集体记忆无法抹去。“文革”结束后,山西农民、棉花专家吴吉昌对新华社记者穆青动情地说:“老穆,俺不怕穷,只怕乱。今后可不能再折腾了,越折腾越穷,将来国家靠啥呀?”彻底否定“文革”,有助于中国社会对各种失序的危险保持高度敏感和警惕。最近这些年,不少发展中国家持续发生内乱,但却难以撼动中国,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文革”的惨痛教训给中国人带来了某种“免疫力”。没有人比我们更害怕动荡,没有人比我们更渴求稳定。

  舆论场变得开放后,各种各样的声音一直都存在,这样的多元化在互联网时代表现得更为显著。而“文革”发动50周年又是一个“难得的命题”,网上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的观点,也不足为怪。这些声音虽然有的调门不算低,但它脱离了中国人的现实关切,终究掀不起大浪。

  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带领全国人民,在思想上、组织上、法律上已经对“文革”做了深刻反思,对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案主犯进行公开审判,既清算了他们的罪行,也教育了更多的人。那一场大反思,奠定了中国全面走向改革开放的思想基础。随后三十多年的伟大实践则彻底覆盖了“文革”,它大大超越了否定“文革”的政治评判。

  可以说,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是从“拨乱反正”迈出的第一步。在思想上是彻底否定“文革”,在实践上则是停止“以阶级斗争为纲”,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30多年来,我们憋着一股劲“把失去的损失夺回来”,发展走上正轨,生活也变好了。大家一起谋发展、向前看,这为国家的前进提供了强大动力,也为我们巩固社会团结减少了不少困扰。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这个道理经实践反复磨砺变得愈发强大,获得了人民的广泛支持。

  “文革”那一页彻底翻过去了,改革开放的大跨度前进把中国带到全球化的前沿,我们用一心一意做实事,创造了与外部世界相比的赢局。而把发展放在中心位置,是最基本的历史经验。无论是严惩腐败、依法治国,还是发展民生、缩小社会差距,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努力做世界上最有活力的探索者、实践者。这方面,我们理应有“三个自信”。在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最要紧的是凝心聚力、团结奋斗,不忘“发展才是硬道理”,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一些干扰或许很难避免,但只要我们有排除干扰的能力,有不为干扰所动的定力,中国的前进就不会被打折扣。

  我们早就对“文革”说拜拜了,今天可以再说一遍,“文革”不能也不会卷土重来。中国今天的格局中已根本不再有“文革”的位置,关于它是否会重演的争论,答案是非常明确的。计算机联网的时代,何须担忧算盘会不会涨价。中国人的集体思维升华了不知几个维度,人们绝不会允许“文革”那一套再追上来纠缠我们。(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瓦努阿图总理萨尔维

张文木|毛主席叮嘱年轻人,“阶级斗争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学毕业?”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七第五章 1. 去哪儿过年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所罗门群岛总理马内莱

两日热点

这次的舆论大转折 ,过程其实很惊险

胡耀邦问徐中远: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