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谭伟东|人类未来与世界的超现代化:毛泽东的方向与旗帜(一)

谭伟东 2023-06-03 来源:乌有之乡

毛泽东是中国、东方和世界的骄傲,其不但代表着历史的辉煌,而且指示和启迪着人类的未来。人民不死,则革命圣人,千古圣哲毛泽东,就必定永恒!!!!

  世界与人类依然在现代化的征程上奔跑与劳碌。在这个星球之上,依然还有着相当多数的国家与民族,迄今为止尚未实现工业化,甚至在可见的未来和理智的预期空间段里压根就没有工业化之可能。人类至少还有10亿左右的人仍然面临着饥饿的威胁。美国这样的头号强国,富得流油,堪称超级大国与世界霸主,却仍然有四、五千万人没有医保。新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经过了七十多年了,不但早已告别了昔日的一穷二白,而且可以说又远离了曾经的物质财富的极度匮乏或短缺,而今却又出现了新的三座大山。

  新中国的工业化是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其为全球所有发展中国家所羡慕。中国的现代化同样是人类经济史上的近乎奇观与绝唱,为发达国家所仰慕,更遭其忌惮甚至恐惧。然而,中国式现代化依旧在迂回中辗转,在摆脱误区和陷阱中奋进,自然也就仍然饱受着当下世界发达国家的经济模式、社会结构、系统方式演进本身所必然带来的折磨与苦痛。新中国、新社会、新世界、新格局,从本体和根本合法性(合道性),和本质规定性与规范上说,特别是从世界主要矛盾和意欲解决的根本问题和追求的终极目标来说,依旧还处于毛泽东时代,逻辑和历史相合地也就必须采取毛泽东方式。这种大逻辑和历史界定,在中国、世界与人类所面临着的上述的困境与折磨之下,就更能体现出其中的伟大智慧。

  序曲:如何走出近-现代世界史的阴影

  马克思是位先天的乐观派,他把科学技术进步与革命,看成是积极向上的革命性变动。恩格斯或许可能由于一生操持商业,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科学技术之从属,无论从需求还是供给的角度看,都更加强调社会的作用。当然就是资本需要比十所大学更能推进科学技术的发展。事实上,在科学与技术围绕着资本运生,马克思无论是在其一般性的论述中,还是在他的资本有机构成理论里,资本循环与竞争理论中,同恩格斯的这一论述大体上都是一致的。但他们都不可能清楚地看到,哪怕是预测到,整个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演进到帝国主义,由帝国主义进入到晚期资本主义,整个文明形态的工具理性会如此地极度膨胀和恶性发展,甚至丧心病狂。

  马克思当然早就敏锐地发现,其所生存的十九世纪处于的高度的文明异化现象,其表现为激情与真理的彻底分离,社会历史的一切,似乎统统都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劳动异化、货币异化、资本异化,并因之最终导致了精神异化。人所创造的一切反过来却主宰着人本身。物质技术与经济愈是高度发达,经济愈是富足,人的尊严与价值却越是加速贬值。整个社会与世界充满了衰败与腐朽的罗马帝国晚期之征兆。

  现如今的情形就不是若哈贝马斯、鲍德里亚的交往理论和拟像社会或者景观社会之下,其工具理性对生活世界的一般性的殖民拓展和压制,和所谓使用价值的实用性、交换价值的等价性的消解或无关紧要,而差别原则主导的所谓“符号价值”和炫耀法则主导的“象征价值”所操纵,而是在过去四十年的时光隧道里,在看似人类文明自发演进的历史进程中,呈现出五光十色的炫酷和可怕:科学技术的长足进步,物质文明的高度发展,虚拟价值的甚嚣尘上,同赢者通吃,社会阶层固化,贵族与世袭派头横生,统治享乐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相互叠加,再加上少数精英权贵,凭借一切技术手段,对人类的精准有效的操控、洗脑,而出现了人类史上罕有其匹的历史大倒退、大退化、大回潮、大虚伪、大无聊,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反动和大轮回或者真正意义上的大反革命。

  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程度不同地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历史周期律之丑剧和闹剧。各国人民在华盛顿共识的莫名其妙的狂欢之下,在看不见的震荡疗法,休克主义,诸如“不换脑袋就换人”,砸烂铁饭碗、大锅饭,依仗着‘无形的手’与‘无形的脚’之双重的所谓自由选择,靠着货币选票般选美意蕴的‘卖油郎独占花魁’的良辰美景之下的所谓理性经济人之诉求,简直可以说美国的‘好莱坞’同印度的‘宝莱坞’相得益彰且里应外合,上下其手,更是把波士顿大道和硅谷梦想的国际示范传递演绎到极致,依傍亚洲四小龙、四小虎陡然华丽转身后的吸引力,由所谓的雁阵模型转向,中国GDP坐二望一的强刺激,在美国的山巅之城,天命锁定,上帝拣选之外,又营造出了一个黄种人的由大日本东亚共荣圈和日本奇迹,转变成世界头号人口大国的西方化和美国似的东方大国复兴之宏大叙事。极右翼并绑架主流话语权,加以精神殖民并意图完成颜色革命。但不想经过毛泽东思想武装,特别是毛泽东大演习的中国红色派和人民联合阵线的不懈奋斗,加上新中国的伟大遗传基因和跟随毛主席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大群体的领航与扭转,终于挫败了这样的罪恶歧途。而由于对此颜色革命无法如愿以偿的无奈,美国霸权集团当下又急速地转向逆全球化、脱钩、小院高栏。

  尼采、海德格尔、利奥˙斯特劳斯等等西方现代大家,在西方现代化三次浪潮视角之下,用他们极具洞察力和理论家敏感看出来:所谓西方的现代化就是不断降低道德门槛,也就是把古典政治哲学的理想主义转变成马基雅维里速度,和霍布斯的不择手段——机会主义、功利主义,和丛林法则之下的弱肉强食的理性经济人主义,以及人类的枚平化-齐平化的物质主义、虚无主义大行其道,如此精神家园丧失的现代化让世界不安,给世界与人类的未来与前途,现实和历史演进无疑是蒙上了巨大的阴影。

  美国总统约翰逊之向贫穷宣战,意欲建设伟大的社会之历史实验,被对福利社会、福利国家的当代批判和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联合浪潮,从学理和社情上所彻底推翻。克林顿与多尔的医疗保健改革和教育改革,以及社会经济的任何一项实质性与根本性的改革,都为美国驴象两党之争及其所代表的社会势力间的针锋相对的分裂,乃至特朗普执政后出现的社会撕裂所几乎彻底禁绝,或至少是搞得非驴非马。美国表面上的里根经济繁荣和克林顿执政时期的短期财政预算平衡,被现如今的美国债务上限屡屡突破,面临违约不确定性,和债务规模已经表明国家处于技术破产状态,然而非理性繁荣的当代美国梦却依然春心荡漾。

  当代世界与历史节点上的荒唐、困境和老大难,大体上可以概括如下:

  1)工具理性横行。其把价值理性彻底掩埋,甚至通过洗脑和造成福柯笔下的规训,或葛兰西的霸权统治,也就是巧妙地洗脑化以致于目的理性消失殆尽,手段理性终于成为皇帝新衣下的裸奔之畅行无阻。

  2)恶私推动霸凌。原本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胜利,尤其是二战后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更因为东方中国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加盟,已经彻底地动摇了西方资本主义的体系和文明,把以‘恶的情欲和贪婪作为历史推动之力’(恩格斯语),或者‘精致化的野蛮’(马克思语和评断),大体上逆转和推翻了,这在学界已经被公认,例如像以萨缪尔森等西方知识精英所代表的主流思想在学理体系,和政治经济上都公开承认和接纳了混合经济与趋同论主张,其所显示出的‘东风压倒西风’的社会历史发展进程,更在现实版的‘尼克松冲击’和尼克松访华事件中得到绝妙的体现,这毫无疑问标志着社会主义的实力、位势和世界发展的大趋势。然而,社会主义体系之打破恶劣情欲和私有金钱专政与独裁独霸的一统天下,又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以来,以各种方式完全的和部分地卷土重来。

  3)社会失衡严重。其可怕程度已经出现了管仲礼仪地廉耻国之思维倾斜,人类文明的国家维系,出现了整体腐败,集成堕落,全面滑坡。社会失衡的基础或根基,要害集中体现在1%对99%在财富、机会、权势、身份、地位、话语权上的根本对立和不断加大的鸿沟。这同时预示着财政-金融危机,社会-政治危机和历史文明危机。俄罗斯瓦格纳军团领导人的警告,即富人及其子女悠哉游哉,尽享花天酒地,穷人子弟丧命疆场,马革尸还,那就只有革命一条路了。

  4)价值贬黜,价值取向扭曲,价值设定失败,价值无锚化就像货币无锚化一样,完全地随波逐流,任意飘荡,无根无凭。与此同时,审美变成了审丑,神道设教变成了巫毒喧闹。

  5)道德虚无,文化与道德上的相对主义,道德情感主义,同理性经济人假说,以及其同极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的有机组合,彻底解构了道德伦理基础,把道德伦理变成了个人喜好选择,可以随心所欲加以驾驭的情感表达和偏好显示。社会凝聚力和团结协作的模范与杰出人物,烈士和英雄成为受嘲弄的对象。

  6)公地悲剧泛化。完完全全的私有制小篱笆庄园意识主导公众意见,自然把飞地外的一切都被视作无主产权的公共资源与平台,搭便车,伪装的社会偏好,虚伪的政治正确,道貌岸然,男盗女娼的广义寻租现象横生,‘无形的脚’把‘无形的手’几乎逼到了绝境。社会成本、制度成本、文化成本,同一般交易成本一道飙升狂涨,真可谓‘落霞与孤鹜起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7)囚徒困境的博弈悲衰成了整个社会、国家、世界的普遍现象。纳什均衡的自发占优策略,表现和定位在相互敌对,互不信赖,完全没有合作意愿和可能,丧失长期共赢现实基础,结果只能是停留在一锤子买卖的对峙之下的最坏均衡结局之上。

  8)生态灾难和资源困境与威胁并存,资源代际公正无缘,可持续性发展渐行渐远,生物灭绝,人类家园丧失等等地球村灾难危险大大增强。

  9)人际关系冰冷,小圈子文化横生,多元化社会与文化处于极端极度脆弱状态之中。

  一、 继续革命不断前进革命:矛盾本体论认识论是最高哲学、第一哲学、哲学王

  西方文明史上的哲学王,诸如罗马皇帝奥勒留、德国皇帝腓特烈大帝等,都是一种在政治、军事恶斗,和治理疲惫后的某种精神舒张或舒缓,是逻格斯中心主义的一种西方修养、静观和智慧洞视。康德的哲学革命,当然比之笛卡儿的认识论哲学转型,有更深刻的意义和真正的历史启蒙与批判价值。事实上,从自然哲学和本体论第一哲学,向伦理之美德即知识的苏格拉底哲学转型,就是对西方认知偏向,和范畴概念知识论的一次大批判。但所谓爱智慧的西方哲学式最高艺术的生活方式,至善和最高艺术的政治实践的哲学,却只有到了马克思的实践本体论和批判革命事业——解放与自由事业出现时,才真正开启了哲学王的康庄大道。用马克思的话来说这叫做:“工人阶级把哲学为自己的头脑,而哲学把工人阶级为自己的心脏”。

  西方哲学史上的第一哲学概念是由亚里士多德最先提出的,为了突出和区别早期的自然哲学,世界本原抽象,从水到火,又到四根说并没有结束,而在赫拉克利特之后,则转向了逻格斯,到了巴门尼德和柏拉图,则是相或理式说独占鳌头,而亚里士多德本人则认为对这样的本体论的哲学研究,以及对存在的抽象而非具体的万事万物这些所谓的‘万有’——这类存在者的研究,构成了第一哲学。不过对于本体来说,他不认为柏拉图的纯粹理念论的相说是本体,而认为具体的个别的种属和个体差异性的存在的指涉,才是真正的本体。他的第一哲学开始指本体论,后来也有神学与伦理学指涉。

  第一哲学的研究在西方足足历经了两千余年。这个所谓存在或本体论,挑战和折磨着西方的巨人们。按照怀特海的说法,西方哲学两千余年的演化与发展,都不过是对柏拉图的注脚。当然,在海德格尔看来,西方哲学两千余年来,巨人们对此的求索却始终停留在对存在者,而非存在的考究,只有他的《存在与时间》,才开起了对存在本身的研究。而整个的西方哲学,从自然哲学到本体论并伦理学,从本体论到神学和教父哲学、经院哲学,由於中世纪神学婢女的教父经院哲学到笛卡儿的认识论转向,笛卡儿的认识论哲学到维特根斯坦、罗素、摩尔、卡尔纳普、艾耶尔等人的语言逻辑学转向,走到了哲学的今天。

  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从学说体系和精神根本的指向上开启了哲学向自然科学的历史性转向。而霍布斯和斯宾诺莎则与此同时造成了社会科学或广义社会学、伦理学的科学化,或至少是方法论意义上的科学化转向。历经康德的形而上学拯救,或纯粹理性-实践理性-判断力三大批判,黑格尔绝对精神辩证法之客观唯心主义,自然-历史-社会哲学的大一统思想体系,经过‘费尔巴哈火溪’(马克思语)的考验,在马克思的手里,从自然的辩证法——辩证唯物主义或自然辩证法,到历史唯物主义,终至于《资本论》以及一切相关的政治经济的批判和经济学创作,哲学完整的科学体系最终才得以形成。按照海德格尔的见解,马克思这一极又为尼采所颠覆,其走向另一极,由此西方形而上学最终完成。

  在这个意义上说,除马克思而外,无论是奥勒留还是腓特烈大帝,都难以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王。按照西方哲学的把握层级和对现世的影响来说,则马克思哲学王当之无愧;而若按着中华传统的德与位并存,更从全世界的广泛影响力意义上看,由东西方合成标准来看,则唯有毛泽东,也许还应包括列宁在内,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王。基辛格以其西方老寿星的老道外交家和政治哲学兼政治家的敏锐眼光,把哲学王的桂冠送给毛泽东是合情合理的。

  毛泽东在列宁的辩证法三大规律都可以由对立统一规律加以解释的基础上,系统地创造了他的矛盾论,又把矛盾本体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到认识论统合的实践论,并隐约通向价值取向或真理-价值论,由此建构出了最高哲学,完成了第一哲学,并因其自身波澜壮阔的一生,借助于中国革命与建设的伟大展示,通过三个世界理论划分的理论,国际统一战线事业的有效和极大的推进,以及因由诸如格瓦拉、曼德拉以及其尼泊尔、印度毛主义乃至亚非拉诸国领导人这些毛著实践者,和他们所领导的民族独立与解放事业,借助于更加具体的直接的诸如铁人王进喜,科学家谈家桢、钱学森、李四光、于敏,时代英雄雷锋、王杰、焦裕禄等依靠两论找石油,毛式哲学思维对科研的启示,和雷锋的有限-无限生命之诠释,还包括世界物理学大会就基本粒子的发现,呼吁将其命名为毛粒子,借以表达科学家们由于毛泽东对微观层级物质无限可分(源自于他在同西方科学家谈话中,由庄子的“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样寓言哲学命题,对物质无限可分的信念),显示出毛泽东哲学王的全方位-全景观的真实面貌和巨大的历史与现实指导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毛泽东同陈云在延安时期的多次谈话揭示哲学之统合贯通作用,他一生的哲学诉求和学习推动,在造成了中共或党政军高级领导与领袖们思维哲学化建构后,他又多次号召,“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中解放出来,使其变成人民大众的思想武器”,真正做到了全民性的普及化的社会主义核心中国的思维与精神的哲学化,并由于其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理论家、思想家、书法家与诗人的多面孔和杰出贡献,其罕有其匹的莫大的影响力,而引发了全球性的意识与认知的思维与精神的哲学化。

  如果我们能深刻认识和把握现代世界的总体上说来属于科学家时代的知识与学术特征与倾向,体认认知科学意义上的实证主义、逻辑实证主义,分科教育所造成的通才缺失,分工-分科之职业与教育形态之下的知识碎片人——‘人们对越少越来越少的事情,知道得越来越多’,由此所带来的单纬度人,片面性化人的社会精神性残疾和不足,我们就更应感激和鸣谢毛泽东这位哲学王。

  “自信人生二百年,说会当水击三千里”,“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毛主席凭借他的人民万岁而实现的代际传递,人类火炬传承,达到继续革命,永不歇息,在人类整体绵延和在生生不息中不断地演绎着伟大的历史长剧——“与天奋斗其乐无穷,预计分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样人类就在东方圣人-圣域-圣境中,就可能实现对宗教-文学-艺术-哲学上的超越,就可以走出近-现代世界史的阴影。毛泽东是中国、东方和世界的骄傲,其不但代表着历史的辉煌,而且指示和启迪着人类的未来。人民不死,则革命圣人,千古圣哲毛泽东,就必定永恒!!!!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建国后,到底什么事情让毛主席数次大发雷霆?

衡阳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群众活动 毛主席逝世四十七周年纪念活动报道

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在中国毛泽东手书馆举办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中秋国庆|乌有之乡推出保暖长袖长绒棉文化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子午|私有制社会就是最大的“毒教材”:略评大同未成年人猥亵事件

天眸| 国庆话国魂——纪念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诞辰130周年献文(五)

两日热点

篡改《东方红》,是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

许家印被抓的三个原因!

许家印被查心痛如绞,孙玉良:痛惜学习的榜样,剥下画皮都是脓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