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学术

赵磊 等:令人惊悚的“里贝特实验”——历史决定论被证伪了吗?(之二)

赵磊 2020-11-20 来源:乌有之乡

随着现代神经科学的兴起和发展,有关大脑的实证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直接挑战自由意志的实证研究,就是科学家通过实验装置确切地发现,大脑神经的反应,先于有意识的意志。

  赵磊 等:令人惊悚的“里贝特实验

  ——历史决定论被证伪了吗?(之二)

  赵晓磊 赵磊

  作者按:本系列博文来源于赵晓磊、赵磊《历史决定论被证伪了吗?——基于里贝特实验》(载《天府新论》2020年第6期)。此处转发时,加了三级标题,补充了文字说明,并略去了引文出处和注释。如需确认,烦请核对原文。

  (一)何谓“自由意志”

  否定历史决定论的一个重要理论依据是:人的行为要受到自由意志的支配和影响。

  自由意志对必然性的否定作用,一直都是学界拒绝历史决定论的基本理由。

  何谓自由意志?

  所谓自由意志,通常是指人们在多种行为变换的可能性中,作出自我选择的能力。

  如果某人具有自我选择的能力,那么就可以认定他存在着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被认为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禀性,这似乎是毋庸置疑的公理。

  但是,晚近以来的神经科学实验,却对自由意志的存在提出了挑战。

  随着现代神经科学的兴起和发展,有关大脑的实证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直接挑战自由意志的实证研究,就是科学家通过实验装置确切地发现,大脑神经的反应先于有意识的意志。

  其中最为著名的实验,则是美国心理学家里贝特 ( B.Libet,1916—2007) 的神经科学实验,即“里贝特实验”。

  (二)自由意志存在与否的根据

  传统的观点坚信,自由意志是客观存在的。

  否则的话,“自我”何在?

  在神经科学看来,如果自由意志真的存在,那么,一个人在其大脑的“准备电位”(指大脑的运动区域的预备活动,即readiness potential,简称RP)之前,或者在“准备点位”开始之时,他就应该出现“有意识的意志”( conscious will) 。

  这个“有意识的意志”,就是命令或决定人们做出实际行动的根据。

  如果神经科学能够在实验上证明,有意识的意志早于“准备电位”开始的时间,那么,自由意志的存在就得到了确认。

  反之,如果有意识的意志是紧随“准备电位”之后才产生的,那么,自由意志是否真的存在,就成了一个问题

  因此,确认“有意识的意志”出现的时间与大脑的“准备电位”开始的时间,进而回答人类有意识的意图是否能够决定人的实际行为,就成为里贝特实验的任务和目的。

  (三)里贝特实验的爆炸性

  令人惊讶的是,里贝特实验的结果显示,大脑神经系统的反应(“准备电位”)先于“有意识的意志”出现。

  这个结论的冲击力在于,它是基于科学实验基础之上得出来的结论,而且这一结论还在以不同的实验方式被不断重复。

  换言之,在所谓的自由意志作出决定之前,人的行为选择其实已被决定了。

  因此,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幻觉。

  对于具有强烈的自由意志主观感觉的人们而言,这个结论是难以接受的。

  或者说,“自由意志是一种幻觉”的结论,根本就不可能被人们接受。

  (四)不仅仅是里贝特实验

  其实,早在里贝特实验之前的1965年,德国神经科学家汉斯·赫尔穆特·科恩胡博 ( Hans Helmut Kornhuber) 和吕德尔·迪克 ( Lüder Deecke) ,他们在对脑电活动的实验观察时就已经发现,大脑神经活动的启动明显先于有意识的自由意志活动。

  他们的实验结论是: 人的意志活动不是自主的,而是由无意识的脑活动引起的。

  科恩胡博和迪克的实验结果并不支持自由意志存在的观点,直接挑战了人们的日常直觉。

  在这之后,里贝特在1982年所做的实验 (里贝特实验) ,不过是进一步明确提供了能够证伪自由意志的实证依据。

  里贝特认为,科恩胡博和迪克的实验要求被试者通过按下按钮的方式来确定产生自愿行动出现的时间,可是,这种按下按钮的自愿行动会影响对自愿行动出现时间的精确测试。

  所以,里贝特认为,必须设计一种更加精确的实验方式来优化科恩胡博和迪克的实验。

  这个优化的实验,就是著名的“里贝特实验”。

  (五)里贝特实验的内容

  里贝特实验的内容大致如下:

  ——实验要求被试者随意移动一根手指,同时将手指的肌电反应和前额叶的脑电反应记录下来。被试者的任务是在每次移动手指时,报告自己体验到“想要移动”意图时相应的光点 (时间) 位置。

  ——被试者面前放置了一个类似于钟表的示波器,示波器的屏幕呈圆形,屏幕上有一个光点顺时针运动。屏幕边缘刻有刻度,刻度之间的时间差为107毫秒。

  ——当被试者出现有意识的行动意图时 (比如想要移动一根手指) ,要求他注意时钟上此时对应的时间,并在实验结束后报告这一时间。

  ——在另外一种状况下,当被试者确实做出弯曲手腕的运动时,要求他向实验者报告屏幕上钟的位置,从而确定他做出这个运动的时间。

  ——通过计算机的触发器,实验者将被试者大脑最开始的“准备电位”记录下来。

  里贝特对9个人进行了40 次测试,得到的结果惊人的相似: 被试者报告的行为意图先于行动约204毫秒,而准备电位又先于行动约535毫秒。

  这说明,在被试者知觉到行动之前的300毫秒左右,大脑就已经产生了准备行为的电活动。

  (六)里贝特实验的结论

  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测试的误差,里贝特认为,应该让被试者在对实验内容毫不知情的背景下进行测试,以免被试者受到外在因素的干扰或暗示。

  经过反复测试,里贝特发现,无论被试者是否知道实验内容,所得到的结果都是惊人的一致:

  (1) 自由的自愿行动 (freely voluntary act) 发生之前,被试者的大脑有一个明确的电变化,即“准备电位”,它开始于行动之前550毫秒;

  (2) 被试者在准备电位开始之后的350—400 毫秒时,但在实际行动之前的200 毫秒时,便觉知到了行动的意图;

  (3) 人的意欲过程 ( volitional process) 是无意识启动或无意识生成的;

  (4) 不过,有意识的功能仍然可能控制行动的输出,因为它有可能否决这个行动。

  由此可见,人类行动主观意图的出现,比大脑无意识的活动滞后约500毫秒左右,比实际的动作发生提前约 200 毫秒左右

  对于上述实验结果,里贝特作出了这样的解释:

  “这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导致一个自愿动作的过程是在有意识的动作意志出现以前由脑无意识启动的。这暗示: 自由意志——如果它存在——不会启动一个自愿动作。”

  (未完待续)

  (赵磊,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常务副主编,教授,博导)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 听取脱贫攻坚总结评估汇报

郝贵生:永远的恩格斯——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新华时评: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

两日热点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黄卫东:央行印钞从不借给政府,却买美国国债借钱给敌人

崇拜毛泽东与崇拜赫鲁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