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郝贵生: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代斗争内容究竟是什么?

郝贵生 2019-08-11 来源:乌有之乡

陈文根本就没有讲清楚当今中国社会先进与落后、正义与邪恶、进步与反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的具体表现及其内容,因此也不可能讲清楚究竟如何“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命题。

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代斗争内容究竟是什么?

——简评人民日报7月31日文章《继续发扬斗争精神》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提出了“四个伟大”观点,其中之一就是进行“伟大斗争”。这一思想无疑是正确的。“斗争”精神是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中天经地义的一个极其重要思想。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和无产阶级的最终解放。实现这一最终目标,只有依靠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斗争”才能实现。马克思恩格斯不仅是这个理论的提出和阐发者,而且他们自己就是为这一理想而“斗争”的楷模和典范。所以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话中就指出,斗争是马克思生命的要素。列宁、毛泽东也是如此。毛泽东年轻时为了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远大目标就阐发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思想。1937年,又在《矛盾论》中阐发了马克思主义矛盾斗争性原理,指出无条件的矛盾的斗争性与有条件的同一性相结合推动事物的发展变化。建国后,再次阐发“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思想。然而,随着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及文革的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思想遭到了国内外一切反动势力和某些权力者、公知的诽谤、污蔑和彻底否定,“斗争”概念在领导人讲话和主流媒体似乎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而被边缘化。十九大再次提出和阐发“伟大斗争”思想无疑是对上述现象的否定和批判。

  正是本着十九大这一思想。人民日报7月31日第8版“思想纵横”栏目中发表署名“陈名杰”文章“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见附录,以下简称“陈文”)笔者看到这一标题后,自然非常感兴趣,但读后大失所望。

  该文有5小段。第1、2小段一是高度概括了“斗争”思想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理论地位,指出“斗争”“是哲学概念,是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的重要范畴。”二是“斗争精神”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既是过去赢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重要法宝,也是当前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有力武器。”三是强调领导干部经风雨、见世面、长才干、壮筋骨,保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在世情国情党情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各种斗争不可避免,领导干部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风骨、气节、操守、胆魄,敢于并善于斗争。” 四是指出新时代的“斗争精神”的含义“是指敢于直面矛盾、敢于较真碰硬、敢于担当尽责、敢于赢得胜利的精神状态,是指迎难而上、攻坚克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定执着。‘忧劳兴国,逸豫亡身。’如果一个人缺乏斗争精神,理想动摇、宗旨淡化,贪图安逸、精神萎靡,很多本可以干成的事情也会干不成,更不要说迎接新挑战、开拓新局面了。”上述观点从抽象意义上讲基本上是正确的,但并不深刻。再看3、4、5段,虽具体一些,但仍没有讲清楚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实质、含义及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且文中某些观点也是错误的。

  笔者认为,强调中国共产党人要“继续发扬斗争精神”,必须讲清楚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必须讲清楚时代的本质特征

  如何认识时代的特征是共产党人确定斗争内容和策略方针的客观依据。人类当今已进入21世纪,与《共产党宣言》时代、与列宁《帝国主义论》时代,虽发生了极其巨大变化,但时代总特征、特点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仍然处在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历史时代,仍然是作为资本主义否定因素的社会主义与作为肯定因素的资本主义的两种思想体系和制度的激烈大搏斗时期。那种把时代归结为“和平与发展”时代的观点是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只要人类的共产主义制度没有实现之前,这个时代的总特征就不会改变。作为把共产主义作为奋斗目标的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本质内容和含义就是同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制度做坚决的斗争,就是“消灭私有制”和实现“两个决裂”。离开《共产党宣言》的这个基本思想谈“斗争精神”,都是对《宣言》和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而陈文就没有讲清楚时代的这一根本和总特征。说什么“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变化,国际竞争日趋激烈,世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这只是表面现象,而不是本质,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对时代本质的歪曲。离开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方法,不可能正确认识时代发展的根本和总特征。如此认识怎么能够科学阐发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的实质呢?

  第二,必须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人的国际“斗争精神”仍然是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

  正是因为整个世界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时代,而当今资本主义发展的总代表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国家。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整个世界对立斗争的主线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颠覆反颠覆、剥削与反剥削、压迫与反压迫、侵略与反侵略的的斗争。那么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共产党人国际和外交路线就应该继续高举反帝反霸的旗帜,最大限度地团结发展中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组成最大的国际统一战线,同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进行坚决的斗争。那种放弃社会主义国家反帝反霸斗争的总方针,而借口帝国主义势力的暂时强大和社会主义运动的暂时挫折而推行“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原则”是错误的,同时更不应该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沆瀣一气,一起制裁社会主义的兄弟国家。而陈文不敢从帝国主义的剥削、压迫、侵略、颠覆的本性解读世界的矛盾斗争,解读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只是把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归结为是对“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日益提升”“深感焦虑,唯恐中国发展动了其‘奶酪’、挑战其地位”,所有才“对中国从战略上围堵、发展上牵制、形象上丑化”。中国反对美国贸易战只是维护民族和国家的根本利益,实现中华民族自身的发展和复兴,而不是反对帝国主义和最终消灭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这种见解显然是一种极其肤浅、简单、片面的错误认识。

  第三,必须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包含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实质和内容。

  也正因为现时代仍然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根本对立的时代,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绝不是一帆风顺的直线上升过程。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角度认识,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波浪式前进或螺旋式上升过程,其中包括暂时的倒退和旧制度的复辟。马克思、恩格斯尤其是列宁这类论述相当之多。毛泽东不仅已经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发展规律,特别是依据建国后出现的“李自成现象”及阶级斗争的客观事实特别是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出现,做出了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存在阶级斗争、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等著名论断。毛泽东去世40多年来,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官场揭露出来的极其严重的官员腐败现象、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泛滥等极其严重的社会现实充分证明毛泽东论断的真理性。“党内走资派”、“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这是铁的确凿无疑的客观事实。中国共产党人绝对不能让数千万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成果和人民政权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丧失掉。因此今天重申和强调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必须强调全党和全国人民要把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巩固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提到极其重要的地位上来。陈文中讲到,共产党人的“这种斗争不是哪个人的心血来潮,也不是什么偶发事件,躲不过、绕不开,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那么这个坎就是资本主义势力对共产党人的极其严重的侵蚀和复辟。陈文只字不提资本主义复辟的客观事实和官员的腐败现象,只是羞羞答答、抽象谈论“以居安思危的忧患、如履薄冰的谨慎、勇于斗争的刚毅,沉着冷静应对各种风险挑战”。这样讲“斗争精神”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第四,必须讲清楚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包括反对封建主义的思想意识及其残余势力。

  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以权力至上为核心封建文化影响根深蒂固,且对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发生了极其严重的反作用,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与国门大开而蜂拥而至的西方文化中的糟粕性内容结合起来,构成了中国当代意识形态领域里具有中国特色的显著特点,严重侵蚀着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形成了以拜倒在权力和金钱面的奴性人、畸形人、单向度的人。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五四运动性质就是反帝反封,口号就是打倒孔家店。但五四运动的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并没有完结。不仅要继续反对帝国主义,还要继续反对封建主义。《宣言》“两个决裂”思想包括同封建文化彻底决裂。中国共产党反封的历史任务任重而道远。但近几十年领导人讲话和主流媒体从不提反对封建主义,且某种程度还为封建文化泛滥创造条件。今天讲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必须同封建文化做坚决的斗争。而陈文中对此更是一字不提。

  第五,必须讲清楚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要坚持批判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

  毛主席讲,一讲哲学就离不开两个对子即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辩证法和形而上学的对立。这两个对子,实质是无产阶级世界观与一切剥削阶级世界观、方法论对立斗争的突出表现。毛主席文革中曾曾说过,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猖獗。当今中国几乎所有的重大理论、历史、现实问题都存在分歧甚至根本对立,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世界观、历史观、方法论不同。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就是为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提供科学的世界观、历史观和方法论。要努力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和批判现实问题,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就必须批判现实中的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陈文篇幅不大,但多处存在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如说什么“一些孤立事件和民生问题就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意识形态化,对党和人民事业造成干扰。”请问中国当代社会存在纯粹的“孤立事件和民生问题”吗?什么叫“意识形态化”这种模棱两可的用语?西方人反对对社会问题“意识形态化”实质是反对用阶级斗争、阶级分析、利益分析的方法认识分析社会问题。请问陈文,一系列的农民工讨薪事件是“孤立”事件吗?复员转退军人维权事件是“孤立”事件吗?全国各地持续不断的“上访”事件是“孤立”事件吗?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是“孤立”事件吗?……陈文这里实际是把当今社会发生的一系列“矛盾冲突”事件都认为是“孤立事件民生问题”,反对用阶级斗争、阶级分析和利益分析的方法认识之,岂不是反对辩证法联系的观点和唯物史观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的方法吗?陈文口口声声是在讲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但却用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观点解读中国当代社会的种种矛盾现象。用这种观点和方法解读的“斗争精神”是同大多数人的利益做斗争还是同少数人的利益做斗争呢?联想近些年来,国家专政机关屡屡同所谓“破坏社会稳定、和谐”的弱势群众做“斗争”、同“上访”群众做“斗争”等一系列事实,包括最近深圳防爆演习把农民工作为防爆对象。这难道就是当今执政者的“斗争精神”吗?

  第六,必须讲清楚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当今就要同一切反毛非毛的思潮和势力做坚决的斗争,坚决维护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领袖和指导思想地位。

  自五四运动特别是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国革命建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胜利,根源之一就是涌现和锻造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英雄和最杰出的领袖毛泽东同志,以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建设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毛泽东思想。没有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中国革命建设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和宏伟成就。“东方红”歌曲最形象生动地概括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心中的地位和重要作用。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和歪曲的客观事实。也只有尊重和承认这一客观事实,继续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才能进一步取得中国社会主事业的更大胜利和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但是毛主席去世之后,特别是那个《决议》出笼之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受到国内外反动派和党内资产阶级及公知们一浪接一浪的诽谤、攻击和污蔑,就连美国进步人士都惊叹,国内某些人对自己民族英雄的丑化攻击已经达到了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因此对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和全国人民来说,是坚决捍卫毛泽东还是继续贬低攻击毛泽东,是举毛泽东旗帜还是砍毛泽东旗帜,是中国当今意识形态里极其尖锐的阶级斗争的最突出的重要表现。每一个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就应该在这个大是大非大风大浪之中,勇敢地站出来,对一切妖魔化毛泽东的言行给于迎头痛击和坚决的斗争。在一定意义上,这是衡量是否是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唯一标准。而陈文对此也是只字不提,如此何能“继续发扬斗争精神”呢?

  第七,必须讲清楚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包括自觉改造世界观和人生价值观

  《共产党宣言》中讲到共产党人的最高纲领是消灭私有制和实现“两个决裂”,同时还阐述了马克思主义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思想。社会发展需要斗争,人的发展也需要斗争。毛主席还说,无产阶级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还要改造主观世界,改造主观和客观的关系。自觉改造主观世界,自觉同自身头脑的一切非无产阶级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等错误思想进行坚决斗争,也就是毛主席所说,要斗私批修。这也是区别是否是真正共产党人的显著标志之一。尤其是中国当今意识形态领域里斗争极其尖锐激烈。各种剥削阶级观念都会通过各种途径和缝隙程度不同地侵入和腐蚀到我们党内各级官员和每一个党员。自身头脑中能否筑起这样一道长城,抵制和批判其影响,并把受其影响的错误观念自觉清除出去。这同样是共产党人“斗争精神”的又一极其重要表现。而陈文同样不提共产党人的世界观改造和自我批判斗争。这能是“发扬斗争精神”吗?

  第八,必须讲清楚共产党人的“斗争精神”包括敢于同一切否定、修正和取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地位的砍旗易帜行为做坚决的斗争

  中国共产党一成立,就在自己的旗帜上鲜明地写上,党的根本指导思想是以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基本内容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全国人大一届一次会议开幕词中毛泽东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党的历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章中都明确指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十八大后习近平同志多次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丢掉就丢掉了根本。但必须正视的客观事实是,特别是改开40年来,围绕党的指导思想问题,修正或者根本否定、取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思想地位的砍旗易帜现象极其严重。一是公开叫嚣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过时了,或证明是错误的,主张用普世价值或儒家学说代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二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旗帜下,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几乎所有的基本原理进行全面的修正和歪曲,阉割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和灵魂。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被取消或被篡改修正,实际就意味着共产党名存实亡,变成资产阶级、封建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的党。十八大政治报告中说,我们绝不走改旗易帜的道路。那么就要求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必须同这种改旗易帜的现象进行坚决的斗争,坚决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坚决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始终自觉坚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问题。由此才能真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实现党的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陈文不敢承认和正视党的指导思想问题上的激烈尖锐的斗争,所以也不提发扬“斗争精神”必须同形形色色的改旗易帜现象做坚决的斗争。这样能坚持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意义上的“斗争精神”吗?

  陈文最后一段讲到:“还应看到,长时间的和平环境让一些党员领导干部磨平了棱角、少了血性,甚至思想生锈、革命意志衰退。有的在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模棱两可、立场摇摆,对错误思潮的围攻退避三舍、三缄其口;有的碰到矛盾和困难绕道走、躲着走,任凭问题累积发酵、积重难返;也有的当老好人、做“开明绅士”,对不当言论不敢批评,对错误行为不敢纠正;还有的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不敢亮剑、听之任之,甚至躲在一旁说风凉话;等等。”这些认识是正确的,但陈文在是否坚持反帝反霸、是否坚持反对资本主义复辟、是否批判回击妖魔化毛泽东的歪风邪气、是否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等这些“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却竭力回避、只字不提,实际上就是如其本人所描绘的“大是大非面前模棱两可、立场摇摆,对错误思潮的围攻退避三舍、三缄其口;有的碰到矛盾和困难绕道走、躲着走,任凭问题累积发酵、积重难返;也有的当老好人、做“开明绅士”,对不当言论不敢批评,对错误行为不敢纠正;还有的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不敢亮剑、听之任之,甚至躲在一旁说风凉话;等等。”这不正是陈文自身的真实写照吗?

  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讲,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同理,我们今天讲“斗争精神”,那么必须搞清楚究竟应该“斗争”什么?搞不清楚这一问题,奢谈什么“斗争精神”就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该斗争的不斗争,不该斗争的而去斗争,竭力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混淆两类根本不同性质的矛盾。中国当今现实生活中某些权力者也在那里讲“斗争精神”,实际他们是在同弱势群众“斗争”,同怀念、纪念毛主席的人民群众“斗争”,同捍卫社会主义、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人民群众“斗争”,同自觉行使民主权利要求做社会主人的基层党员和人民做斗争,同“为人民服务”的价值观做斗争,同正义、先进、进步做“斗争”。陈文根本就没有讲清楚当今中国社会先进与落后、正义与邪恶、进步与反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斗争的具体表现及其内容,因此也不可能讲清楚究竟如何“继续发扬斗争精神”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命题。作为中国共产党机关报的人民日报的作者和编辑的水平竟然如此之“高”,这究竟是为什么?

  附录:

  人民日报思想纵横:继续发扬斗争精神

  陈名

  2019年07月31日04:4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斗争是哲学概念,具有普遍的概括性,是唯物辩证法对立统一规律的重要范畴,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完成自身历史使命的必由之路。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斗争精神既是过去赢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重要法宝,也是当前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有力武器。习近平同志强调,必须让我们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经风雨、见世面、长才干、壮筋骨,保持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在世情国情党情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各种斗争不可避免,领导干部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敢于斗争的风骨、气节、操守、胆魄,敢于并善于斗争。

  应当认识到,新时代倡导的斗争精神,是指敢于直面矛盾、敢于较真碰硬、敢于担当尽责、敢于赢得胜利的精神状态,是指迎难而上、攻坚克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定执着。“忧劳兴国,逸豫亡身。”如果一个人缺乏斗争精神,理想动摇、宗旨淡化,贪图安逸、精神萎靡,很多本可以干成的事情也会干不成,更不要说迎接新挑战、开拓新局面了。

  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变化,国际竞争日趋激烈,世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日益提升。世界上一些奉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人深感焦虑,唯恐中国发展动了其“奶酪”、挑战其地位,对中国从战略上围堵、发展上牵制、形象上丑化。应当看到,这种斗争不是哪个人的心血来潮,也不是什么偶发事件,躲不过、绕不开,是必须迈过的一道坎。党员、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务必带头保持战略定力,以居安思危的忧患、如履薄冰的谨慎、勇于斗争的刚毅,沉着冷静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创造机遇,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仗。

  从国内看,发展关键期、改革攻坚期往往也是矛盾凸显期。随着我国经济社会深刻变革、利益格局深度调整,各种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不断显现,协调社会利益关系、解决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矛盾难度不断加大。此外,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高新科技带来传播格局深刻变革,互联网的社会动员能力越来越强,成为各类风险的传导器和放大器。党员、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如果不敢于并善于加强引导,一些孤立事件和民生问题就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意识形态化,对党和人民事业造成干扰。

  还应看到,长时间的和平环境让一些党员领导干部磨平了棱角、少了血性,甚至思想生锈、革命意志衰退。有的在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模棱两可、立场摇摆,对错误思潮的围攻退避三舍、三缄其口;有的碰到矛盾和困难绕道走、躲着走,任凭问题累积发酵、积重难返;也有的当老好人、做“开明绅士”,对不当言论不敢批评,对错误行为不敢纠正;还有的在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上不敢亮剑、听之任之,甚至躲在一旁说风凉话;等等。刀在石上磨,人在事上练。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和国内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党员、干部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到重大斗争一线去真刀真枪磨砺,补短板、强弱项,学真本领、练真功夫。始终保持高度政治警惕性和政治鉴别力,不惧艰险、迎难而上,以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精神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一步一步朝着伟大目标迈进。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31日 08 版)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姚有志:在鸿雁传书中构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毛泽东在“西安事变”前后的通信特点

简振新:抗美援朝战争的九大功绩——纪念敬爱的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迎春:回归科学社会主义是经济发展唯一正确的道路——2019年迎春经济文章选编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姚有志:在鸿雁传书中构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毛泽东在“西安事变”前后的通信特点

乌有之乡组织参观香山革命纪念馆活动

《环球时报》:吴波:从“挽救资本主义”呼声中听到什么

两日热点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孙锡良:老孙微评(热点聚焦)

​郭松民 | 南京保卫战时的蒋介石